爱芜湖网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11|回复: 10

[芜湖社区] 拟古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8-31 19:37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桃花源记

常德气息朗然,瓦肆勾栏楼舍树木河道街巷城郭,入眼舒朗豁然,像一世家公子或贵妇人,繁华里有淡定。不愧朗州古名。
身在常德,心蹑蹑想去桃花源。写桃花源一痴,造桃花源一痴,游桃花源也是一痴。世上本没有桃花源,痴人自找自扰自得。
车出城,行经处一路坦然。人说大道多歧,我谓大道坦然。间或偶有斜坡,车如流水,缓缓涌上再轻轻伏下去。七月里,大太阳照着,白日青天越发添了暑热,汗出如滚豆,吞没人身。烈日如焰,照见五蕴皆空,一切亮亮堂堂,一时通脱。
20210831d153f81183ec12f754984c4129ef42a4.jpg

常德常怀大德,地貌亦有德,谦虚之德。那些山俯身在地上,峰峦舒缓像顽童自高处丢下的土疙瘩,见风而长,生根拔高。到得桃花源,方寸间变了景致,入眼到处是山。满山的树,看不见石头。山绿深深浅浅,浓浓淡淡,有章法无章法。鼻底隐隐嗅出水汽,须臾见得溪河,碧汪汪一团凝在那里如死水,似乎一动不动。瞥见枯叶漂浮其中,慢慢悠悠,悟出原来静水深流。
汀洲如长横一点,近看,有不少桃树。花期早过,枝头绢帛绣成桃红点点,红得东边一簇,西边几朵。远望得意,平添三分桃花意思。有诗意也有做小孩的心意情意,一步步走,步步是自然之境心头之境。桃花源到底心境。到底,拾得很大的一个喜悦,拾得一心繁花,芳草鲜美。
入景愈来愈深,是旧时村庄模样。顺河走,水往下流,人朝上走。前几天下过雨,河流如酒酿,并不清澈。桃花源酒酿甚美,有三月旖旎风情,入嘴滋味是浅的。饮罢三五盏,意犹未尽。追忆之际兀自泛起桃花春意。
源垄有狗,一条狗叫了,跟着另一狗叫了。犬吠声遥遥传来,经过山林回荡在岭头。东边有犬吠,西边有犬吠,南边有犬吠,北边有犬吠。人如堕雾里,不知东西南北。路边有南瓜,秧条伸在竹架上,秆叶葳蕤一绿,中有黄花数朵,有花含而待发,有花半开半收,有花盛如喇叭。风吹着,花叶不响,仿佛旧时天气。记得故家瓦屋外有瓜蔓,一个小孩子,自顾看着南瓜花,美人蕉静静的。
登得高处,沅江阔然,武陵人自能捕鱼,“舟遥遥以轻飏,风飘飘而吹衣”。愣愣良久,同行人走出眼底,方才出神。
出神入境,是人间境饮食境,擂茶在焉。八仙桌上,杯碟林立,有腊肉笋子、红豆火锅、糖油粑粑、水饺、艾叶蛋、小粽子、小馒头、玉米、西瓜、麻辣肉、小鱼、盐菜、洋姜、豆豉、芋头丝、酸茭果、酸豆角、拌木耳、拌黄瓜、锅巴、绿豆……眼花缭乱。
桃源如一梦,闲坐吃擂茶。擂茶似茶非茶、似粥非粥,可惜未识得“擂”。据说是以茶叶、老姜、芝麻、米,加盐放钵内以硬木棒擂成细末,开水冲过即成。擂茶入口咸香甘甜,风情里有土味。
吃过擂茶,去了秦人古洞。如文章所说,山有小口,仿佛若有光。起初极狭,仅容一人。洞中有山泉,极浅的一洼洼,鞋底染湿。遇同行者,戏问何年何月何人,彼此故作大惊,拱手作揖,相与一笑,扶路下山。一坡古木芭蕉无数,更有亭台数座方竹一畦,浓荫蔽日遮眼,惶惶天色向晚。走出山林,几朵白云,一头光亮,日影正好。四围山色中,一人残照里。
是夜,留宿在桃花源内。清晨醒来,人有空茫感,绿荫打窗,恍惚不知今夕何夕,亦如前人不知秦汉无论魏晋。早饭吃了一碗牛肉米粉,饱腹别过。
小石潭记

两侧峰峦束拢出一河,水自山石间淙淙而下,倾在潭内,像一条白练。左边片石经山水千百年冲击,磨洗得平整明润如玉。
壁后有桃树,虬枝似苍龙悬空。桃花正开,灿若云霞。一阵风过,惊得桃枝一颤,几片花瓣脱枝悠悠飘飞,轻悄悄落至水面,随波旋流,荡浮而去,引来几尾小虾尾随。
水明莹泛绿浅,目力可达潭底,小石黑白灰麻,累累如卵似珠,游鱼自适。以水洁面,轻呷一口,水线滑过,但觉身体清凉透明。山中无他音,唯风声水声鸟声。静坐岸边,一时松涛水流鸟鸣交相入耳。
此地名为桃花潭,在岳西境内。追忆二十年前乡景,记得此文。
岳阳楼记

岳阳古称巴陵,巴陵有洞庭,更有一方胜景一篇美文,是灵秀地也是斯文地。吴人范仲淹最好的文章却和楚地有关,果然惟楚有才。一篇《岳阳楼记》让人心旷神怡。
来岳阳为岳阳楼而来,来岳阳楼为范仲淹而来。人安一心,不能塞满贪嗔痴烦恼;人生双眼,不只看名看利;人有两足,也不应该终日奔走衣食前途。
在洞庭湖边游荡,景象是气吞山河,不愧衔远山、吞长江。夏日午后半空青蓝,显得天低云白,心情有些喜悦。人贪阴,靠树而行。两旁遮天蔽日的大树,路径幽凉。到得岳阳楼,才知道沿湖堤岸即是城墙,洞庭水悠悠起浪。此时,方悟出“气蒸云梦泽,波撼岳阳城”的气魄。
岳阳楼并不高,三层四角,说是楼,也近乎亭,淳朴宽厚,红黄两色相宜,令人思绪肃然。身在楼头,放眼四顾,眼前有景道不得,只是无言,前人说过了。依旧是水天一色,风月无边。依旧是吴楚东南坼,乾坤日夜浮。乾坤日夜颠倒反复,倏忽过了千年,杜甫的身影仿佛刚刚远走,李白的孤舟遁水光而去,一时怅然。
放眼四顾,古物的旧味与草木湖水的颜色入了虚静,静专神自归。忽然觉得此地有神,有天神有地神有水神,更有文神。左右楼台丛林颇深,绿竹漪漪,几个游人在其间走动,如豆芽如草芥。
倚栏闲看,波浪层叠,湖水像一段灰绿色的绸缎鼓荡欲飞。阳光照下,又仿佛撒了层金粉。洪波涌起,水面旋涡无数,如酒盅般转来转去,俨若天地对饮。山河神态有人世滋味,隐然有些醉意了。
游客三三五五出入进退,我一时却目中无人只有意思,有的是诗词意思,文章意思,布衣意思,锦绣意思,纶巾意思,纱帽意思,古旧意思。古旧里,三两个女子出入,一两个小儿出入,又多了清凌凌的新气,文气,兵气,剑气,豪气,神气,傲气,寒气,颓气,闷气……顿时气象万千。
站在楼上,临风远眺,寂然孤舟往还,天地之间疏旷只剩下一人,恨不得李杜复生,范仲淹再世,彼此把酒诗文,邻湖而立,与天共语,与地共语。几只水鸟掠水飞过,洞庭水连成一片,青山携阳,渔人逐日,一痕远山,孤岛影影绰绰。旧时景象大抵如此,而身后的岳阳城人来人往不知换了多少容颜了。
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。岳阳楼高不过数丈,登此楼却小肉身,深感人如微尘。好在人心之大,可以装进楼台,装进湖水,甚至穿梭古今,神游宇宙,足见心力之大没有穷尽。所以古人才说人活在世上,要养性修心,所谓独坐防心,群居守口。
岳阳楼是文章景色也是土木景色,风雨无恙,这一座楼废立多次,这是楼在人间的可贵,也是文章天下流转使然。以楼存照,照见俗世的千年岁月,也照见了文章的诗酒风流。光阴之箭破空而来,没羽石中。诗酒源流远,文章日月长。
范仲淹有诗说得好:“相期养心气,弥天浩无疆”。古人还说文章也是心气,贤人之心气。心气乐则文章正,心气非则文章不正。这些我信。年轻时候惊诧怪力乱神,如今只好正大只求正大。
上了一回岳阳楼,离地很近,离天很近,离尘世很近,离文章很近。虽然未能忘馋忧己,未能宠辱偕忘,却知道忧乐不过清风。清风吹来,恍恍惚惚觉得一行人成了洞庭湖边的几片云,悠悠荡荡,一时懵懂,不知今夕何夕,不知此地何地,不知此身何世,不知此世何人。这一天是二〇二〇年六月十五日。
醉翁亭记

琅琊山地势平缓,人的心情也平缓。午后进山,徐徐步行,路旁植被无数,触目皆绿。人在树下,映得面目也是绿的,不亦绿乎,不亦乐乎。墨分五色,绿何止五种?肥绿浓绿深绿苍绿淡绿嫩绿青绿翠绿薄绿,眼前还有种无名绿,姑且称为琅琊绿。太阳照下来,满山绿里现出白来,白光闪闪,又新鲜又阔达。古木深秀,水石森然,旧痕陈影斑斑驳驳,不知与当年欧阳修所见有几分相似。
到得醉翁亭,在靠椅上坐下,饮清茶一杯。山水之乐,得之心寓之酒。山水之乐,得之心亦可寓之茶。心里默默背诵醉翁的诗文,似乎撷得三五分山水亭台的意气,天地辞章之性灵陶陶然而来。
茶渐渐浅了,杯空无水,亭中八面来风,忽然忘我,觉得茶也多余。几个人候到黄昏,日头慢慢落下,夕阳光影斑驳,游人如壁画照影。丛林幽深,幽深有神,像是文字之神,树叶飘荡里又像有古人的风神。诸神纷至,吉祥止止。
醉翁亭北宋年间始建,叶落山黄,数番兴衰,游人更不知几回回来来往往。风从山岚树林里出来,移步徘徊,枫枝抹红,片叶可知岁序。人被风吹着,拂面有秋气。翛然有破壳声,一青蝉跌落足边,疑为秋气所伤。青山绿水连绵不尽,肉身短暂。蝉如此,人也如此,真是世间的长恨。
坡竹甚美,一丛丛满地满眼,近前看,竹叶松软,像踩在地毯上。偶见竹竿上刻有字,笔画嶙峋,无非世间男女情誓山盟。游人踵踵,多闲话,多怀古,亦娱目,亦放欢。亭边逸梅一株,说是欧阳修当年手植,苍苍亭亭,章法隐隐有宋人草书笔意。树比人活得长久,文章又比树活得长久。心摹碑刻墨迹,以手书空,哑然若失。人生三不朽,大如意却是诸事不立,无咎无疾。
辞别琅琊山,醉翁亭内一片清幽忽上心头,通体沁凉,是文气,是醉意,是山色,是水纹,是风声,是树叶之色,是泉亭之旧,似古似今,非古非今。
沧浪亭记

姑苏,秋雨,半日不绝。枯坐近午时,偶忆沧浪亭,心起游兴,约友人同行。出门见石刻古服老人冒雨端坐,耳眼鼻尖水滴如小儿涕泗交颐,一时哂然。
沧浪亭是江南名园。江山风月并无二致,名之隐显各得造化各尽人意,自有天机。进得园内,山石森森,草木森森。几只鸟磔磔竹云外,几只鸟悠悠屋檐下,黑鸟倨傲,白鸟自怡自适,花鸟只是高低跳跃,面无颜色。三两棵梧桐耸立墙外,树叶黄了几片,到底秋景。
忽忽雨大,落在伞面树枝竹叶上,零落有秋声。侧身亭内避雨,水天相接,绿叶满眼。沧浪亭上看雨,自是春夏天雨景生姿。我最喜欢的却是冬日看雨,削瘦如针,穿过唐宋元明清的时间之线。秋雨打湿了芭蕉梅兰,鱼鳞瓦水光透亮如包浆如墨玉。风吹过,雨丝斜斜飘飞,一时怅然,若有所得若有所失。
沧浪亭来过多次,一次有一次况味。喜欢去看山楼上歇坐张望,远近人家安恬。前人遗址杳不可寻,常常怅然,幸有文章存下零星旧事。文章在人在,文章是人的精气神。肉身百岁,精气神千年万年不朽。
古人登高远望,叹息熙熙攘攘皆为利来。园林是闲情偶寄处,我在沧浪亭上见衣衫步影,觉得人人皆为闲来。得闲便是获利,有暇即成神仙。
游园以自适第一,欲行则行,想坐就坐,行止由心,栩栩然无人之境,若无肉身若无魂魄,俄而忘我。
看竹不问主人,游园也不问主人。沧浪亭主人该是苏舜钦、韩世忠、文瑛和尚诸位。江山代有才人,江山代有主人。良辰美景风月,得闲是主啊。
游褒禅山记

褒禅山无足观,妙处在王安石《游褒禅山记》。己亥年三月二十二日,赴含山看含弓戏,再游褒禅山。天空黛色,云低而晦暗。山下新绿点染,油菜花金黄,王安石所见亦如此,心下粲然。
须臾,至华阳洞,但见清流徐徐。人乘铁舟向前,局促不易转身,一水透亮,船夫拽绳而行,茫茫晃晃,潜入古事,又仿佛坐忘于传奇中,入了聊斋笔意。
洞愈深,几步一景,步步深入,不知身在何处,不见是非,更无尘世,只有曲直在前。低头侧身弯腰,路险石怒,可喜可畏,惊奇良久。
愈进愈曲,如草书草绳。两旁岩石深深浅浅平平凹凹,形态迥异,夹以黄白青红紫各色,奇怀在焉。有石像龙盘山顶,有石若鳌游,有石似蛙鸣,有石宛然梦笔生花,也有石如笋如柱如莲如兽如佛。
山泉在石间无声静流,安详恬然,软腻清凉如春衫。踩水而行,湿而不滑。水至善至柔,不较长短,所谓上善若水。石为山河之骨,虽无语,却有神,其神在坚,坚如君子,不可夺其志,不可毁其性,不可损其行。
走高爬上,如入鬼市又似仙境。鬼仙不过一念之间,存善则成仙,作恶即沦为鬼矣。
前方透出天光,趋亮慢行,出得洞口。四野春意尚浅,无鸟语无虫声无花香,但有同游者潘昱竹、凌晓星共七人,彼此怀古叹息而去。
荷塘月色

窗外街市,熙熙攘攘的人流迎面而来又背身走去,让人看见岁月更迭。市井尘音纷纷扰扰,熙熙攘攘,利来利往,其中有世情热味。热爱热心热闹热衷热烈热情……是烟火是人情。
人在世间烟火里久了,需要出脱需要清凉。荷塘是暑日清凉引。
此处游荡,一年几度,忘了第几回了。
那一大片荷塘,蓦然惊心,几百亩,一望有涯,柳树挡住了。夕阳下,天与地寂静无声,荷叶新绿安然。树要古一点,古木肃穆,让人有敬意。青草要新,欣欣翠绿才有喜气才有元气。面对这泱泱荷园,浩大饱满的欣欣之气扑面而来,精神为之壮阔。
暮气越来越浓,先是起来淡淡一层雾。不多时,灰沉沉的夜色来了,月也来了。玉色撩人,也像是淡淡的蒙蒙的雾,又像青烟袅娜,给人以居家悠然感。风吹荷动,微微作响,月上了中天。
古人说月色无可名状,无可执着,却可以摄招魂魄,颠倒情思。日光健朗,有英雄气,月差不多是尤物吧,有一些脂粉气轻柔气,荷塘月色更甚。多了清静多了清凉多了清逸,可赏颜色,可观情态,幽静迷蒙,让人心头松软。
站在荷塘边,风是清凉的,月是清凉的。缕缕荷香裹挟着身体,片片皎白也裹挟着身体,似乎能透过肺腑,一股股凉意流入四肢百骸。人浸在清辉中,月似乎无所不在无孔不入,心神与苍穹凝成一体,如水乳相融,又像是雨雪交汇,着实有说不出的妙境。一时无我,忘了尘世的荣辱悲欣。幼时被母亲抱到庭前拜月,月亮不是兄弟不是姊妹,乡俗说是月亮外婆。孩子眼里,外婆身上有月色的温柔。月色也有外婆的和气,所及之处,皆为净土。
荷边是菜地。身姿修长的小白菜,曲线玲珑。甘蓝半藏住绿色的菜心,莴笋呆头呆脑在风中,肥憨的南瓜懒洋洋躺在地上,嫩生生的豌豆苗,墨绿的葱蒜,一畦畦芹菜茂密。夜越来越深,野草上凝有冷露,触手一湿。月光融融,朦胧中但见远方淡褐的山影,点点灯火相映着村舍,偶有几声犬吠。
夜风一次次拂起荷叶荷花,月停在半空,冷光恬然照着,茫茫一白。七月天,头面竟有凉意。空阔处,天上月与水底月辉映,只手探向水面,那月化做无数小碎片四散开来。这样的月色是多年前的往事了。故乡的夏夜,一轮金黄的圆月斜挂在门前的梨树上,洒下一片清辉,半爿院子仿佛被涂上了一层银粉。眼光及处,有一幅深幽空阔、安详静穆的山村图画。
去年冬天在川蜀,车过僻村,见一大片枯荷,枯到极处,不存一丝绿色。冬日里水田残水盈盈,是另一种生机。水里的枯荷与水上的枯荷互映,枯到极处的奇崛之美,与眼前欣欣夏日气象不同。有农妇在收红薯,忍不住接过锄头,挖了半块地。红薯一丛丛一串串,紫红色,散在褐土上,有干净的富贵。
寂静的荷塘上方的圆月,以澹远的夜空为背景,其色如银如玉,那里有先秦之光,两汉之光,六朝之光,隋唐之光,宋元之光,明清之光,更有今日之光。光照荷塘,光照山水,照着大地,投下一道道冷淡模糊的影子。
夜色无邪,月色又给无邪的夜色添了灵性。月越发明亮,风喃喃不休,轻如耳语,月光下的荷塘一动不动,平淡自然如展开一卷荷图。天际似有水意,人在凉亭里坐着,一股野性的生气击面。
月慢慢向西边靠移,光华清嘉如圣境。没有古人纵舟酣睡十里荷花中的雅兴,然香气拍人,清梦甚惬,彼此无异。夜终是深了,凉风沁人肌肤,起身回去,人走月也走,藏身在一朵晦暝的云中。一时间,暮从碧山下,山月随人归的旧事兜上心头。
竹林的故事

想重读《竹林的故事》,找不到那本书了。去年整理书架还看到过,这回不见了,书报太多太乱。
记得在老家第一次读到废名《竹林的故事》。旧杂志发黄,翻开书页,依稀是往日的味道。那是夏天的事,放牛的老人回来了,老人老牛走在塘埂上,人与牛的影子倒映在池塘里,西天上了晚霞。土砖瓦房,屋檐下堆着柴火。门槛是一长条青石,暮色与竹韵一起,一个小男孩在门槛上坐着,那小男孩是我。门前树影婆娑,树林外的竹窠里群蚊乱飞。
出城一条河,过河西走,坝脚下有一簇竹林,竹林里露出一重茅屋,茅屋两边都是菜园,十二年前,它们的主人是一个很和气的汉子,大家呼他老程。
废名落笔不事雕饰,平淡而真实,读出生之种种,沉痛处让人惊心。
我的记忆有竹林的味道。
我的记忆有竹林的颜色。
我的记忆有竹林的故事。
对于竹有种偏爱。大凡人喜欢一件物什,总有理由,像陶渊明“秋菊有佳色,裛露掇其英”之类。我的爱竹,大概是天性吧,实在说不出什么道理来。行经竹林,听得竹声飒飒,见有绿意盈盈,就欣喜得忘乎所以了。
老家岳西属山区,山里多松木,也多竹林。那些竹重重叠叠,密匝匝望不到头。到近处看,有的修直有的峭拔有的苍劲,各有神采。
清明前后,一场场雨来,春笋破地而起,从泥土里冒出来,从石缝间钻出来,从沙砾中挤出来。笋见风长,一日日拔高,不管不顾,几个月工夫,即粗粗大大成一片竹林,绿得浓重葳蕤苍翠,那是生意也是自然。自然的生意,欣欣向荣,人看了心生欢喜。树林多菌,竹林有笋。挖笋与采蘑菇是风俗画。满目葱翠中,挑挑拣拣寻觅冬笋,有乘骏马衣轻裘的轩昂。
旧宅前有片竹林,是我小时候的乐园。那块天地里,有野鸟,有家雀,更有郁郁青青的一片荫。竹皮十分光滑,油亮亮作翡翠绿,摸上去冰凉舒适。风过时,竹叶沙沙响,像琴音,像蚕食。我们喜欢找一丛竹枝做窝,在上面静卧。有时还蹿上一根细竹顶吊下来,双脚着地,再松手,竹子“嗖”一声如飞箭般弹回。大人见了总要骂,说吊坏了竹子。每每慌忙中捡根细木棍子在胯下夹着,口中嘚嘚作马蹄声,逃也似的跑走。
夏日暑气正烈,常常和祖母搬张竹床,放在竹阴下小睡。仰面躺着,竹叶阻住了阳光,遮阳的大荷叶扔在一旁,不时吹来一阵好风,凉飕飕的,偶尔几丝阳光点点滴漏,经竹叶筛过淌了下来,青草地上洒满斑驳的碎影。祖母早已经沉沉入眠,我总是睡不着,心事幽远,转背看竹影,透过竹叶而下的光明明灭灭。
到了夜里,人总贪睡竹床,清凉凉的,很舒服。到了晚上,家家搬出竹床来,在星露地乘凉。
故乡人家竹器繁多,竹床外,还有拐杖、扁担、筷子、衣竿,种种竹篾编成的箩、筐、盒、席、凳、椅。春天时候,打来的野菜放在一个竹篮里,一种长方形的竹篮,叫作黄米箩。乡间小姑娘一手挎着黄米箩,一边捡拾着什么,有劳作之美也有艺术之美。乡农惜物,不少人家竹器颇有些年头,触手世故而又温厚丰润。竹色像鸡蛋壳,薄薄一层暗黄是岁月走过的亮光。
竹器的使用,可远溯至上古。操作之什,起居之器,争战之备,不少即为竹子做成。古时削竹为简册,为书写轻便和防蛀虫,要将青竹火烤杀青,竹中水分如汗渗出,故又叫汗青,所谓丹心汗青。
古代大臣上朝拿的手板,有时也以竹片制成,且有纹饰,上可记事。王献之有斑竹笔筒名为裘钟,六朝齐高帝赐人竹根如意。此皆竹之雅器也,非一般用具所能比。苏东坡“无竹令人俗”一句浩荡,后人说竹中虚劲节、清高独介,堪比君子。竹无金银珠玉气,也和象犀之类迥然有别,文人雅士以此标榜,广做竹刻,笔筒、诗筒、香筒、臂搁、扇骨、笔洗、水丞、储盒、砚屏,甚至印章、簪钗也偶存竹韵。
民间有这样的话:虚心竹有低头叶,傲骨梅无仰面花。这是体察物性后所赋予的一种人格,君子如玉,君子如竹。竹之性,一直,二节,三中空,故为雅器,多以其喻德。这是竹子的辩证法:正直才正大,有节得节操,中空喻虚心。处处是做人的道理也是处世之法则。人间有道,官也好民也好,穷也罢富也罢,品行直,有节操,能虚心,自然长长久久。否则,虽高论惑人,愚弄一时,终非正途终非大道。
竹器里最爱臂搁与笔筒,竹色殷红,波磔刀口下有肌肤之感也有时光之叹。存得一小块湘妃竹片旧臂搁,刻竹枝竹叶,不知年代,无论刻工,却爱其清凉苍老,跟庄绶纶在香筒上刻雾鬓云鬟一样销魂。《竹人录》里记载庄绶纶年四十余不娶,绝无艳冶之好,偏偏喜欢竹刻的美人。
湘妃竹又名泪竹、斑竹,我在湖南见过很多。竹斑朵朵如花,中央点紫,有晕,与芦叶斑点相似,颜色红褐,又如陈旧的淡墨。说是尧舜时代湖南苍梧山上有九条恶龙,常到湘江戏水,引发洪灾。舜爱民心切,赶去除害,劳累病逝。娥皇、女英二妃闻此噩耗,奔丧而来,伤心哭夫九天九夜而死,血泪沾竹,泪痕成斑,化为斑竹,二人成了湘水之神,云纹紫斑的竹子自此称为湘妃竹。故事或者不必当真,但后人喜欢湘竹,迷的也正是这古老浪漫深情的传说。
苍梧山现名九嶷山,那年自山下经过,午饭吃到了山上的竹笋。不知道是不是湘妃竹之笋,怕是焚琴煮鹤了。洞庭湖君山岛上有湘妃祠,更多湘妃竹,竹木幽幽,有清凉气,又有古旧味道。自竹林下走过,心情常常飘忽。
竹器好,竹画更好。
竹画难画,难在脱俗。元人李衎认为画竹重要的还是枝叶姿态,一笔笔有生意,一面面得自然。说是四面团栾,枝叶活动,方为成竹。一笔笔生意一面面自然是大境界,得生意者失了自然,得自然者常常少了生意。
李衎可谓竹的知音,一生爱竹画竹写竹,墨竹、双钩竹尤佳。他的《竹谱详录》我翻得熟,说竹生于石,则躯体坚而瘦硬,枝叶枯焦,如古烈士;生于水边的竹子性柔而婉顺,枝叶疏朗,是谦恭君子;生于土石之间的竹子,不燥不润,根干劲圆,枝叶畅茂,如卓尔有立的仁志之士。
徽州山坡上满满都是毛竹。马头墙外的乱石区,中立三五根竹子,比坡上竹瘦一点,有倔气也有傲气。水边的竹子见得更多,老家水域河流池塘密布,有竹终年长在水边,湿气太重,那竹叶细小零落,远看隐然是儒子气。土石之间的竹子长势喜人,达五六丈之高,真个精神抖擞。
风雪雨电,有些树每每抵不住,或折枝或断根,竹却决然立着,故先贤常以其拟人。元人画竹之风盛行,到底心绪难平,借此寄情言志,泄胸中闷气,追慕汉风。
李衎之后,画竹者当数郑板桥。郑板桥以书画名,也工诗,仕途失意,难免感时伤事,心情低沉。幸好以艺养心,以艺遣性,以艺通神,笔下韵文音节始终谐美自喜,沉郁的心情于是坦荡正大通透,所谓“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”。郑板桥书画诗文筋骨,不移不屈,不失本色,深知竹子性格,才写得出这样深切周至的颂辞。
郑板桥一生以竹为伴,他家两间房屋的南面种有竹,新篁初放,绿阴照人。夏天,置小榻其中看书看竹,清凉自适。秋冬之际,破竹为窗棂,用匀薄的白纸糊上,风和日暖,冻蝇触纸窗,咚咚作小鼓声,片片竹影映在窗纸上,宛如天然竹画。故笔下画竹没有师承,多得于纸窗、粉壁、日光、月影中,为竹写神,以竹写生。瘦劲孤高,是竹的精神;豪迈凌云,是竹的生性。一纸墨色,写尽了竹韵。文字也如书画,可以师承先贤,也不必师承。一生对照四季,找出春色,找出夏热,找出秋意,找出冬景,逐一消磨,可知艺无涯也。
去年山乡小住,农家小院一丛竹,上绕藤蔓,结了三五只苦瓜,恨不得有郑板桥为之写生耳。后来到底请友人画了幅水墨,一竹、两柿,题事事如意四字。又自作题跋:
斜风生冷露,轩榥浮松痕。
心念一竿竹,此物最知情。
胡竹峰 文 李陶 摄

0

主题

109

帖子

2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1375
QQ
发表于 2021-8-31 19:37:3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鄙视楼下的顶帖没我快,哈哈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04

帖子

2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1204
QQ
发表于 2021-9-1 00:13:5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求沙发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9-1 02:13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错 支持一个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9-1 02:14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求沙发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9-1 02:14:4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LZ帖子不给力,勉强给回复下吧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9-1 02:12:4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没人回帖。。。我来个吧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12

帖子

2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1256
发表于 2021-9-1 02:14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呵呵,低调,低调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9-1 02:14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9-1 02:14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顶顶更健康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爱芜湖网iwuhu ( 皖ICP备13013383号-2 )|网站地图https://uweb.umeng.com/v1/login.php?siteid=1257411635

GMT+8, 2021-9-28 13:26 , Processed in 0.211627 second(s), 13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15-2016 iwuhu.net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